ENCN
Copyright © 2020 武汉传媒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:027-81979007 鄂ICP备14006246号-2
综合新闻 WUHAN UNIVERSITY OF COMMUNICATION

刘城宽|角逐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浪漫野心家

来源:本站 编辑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21-06-11

  角逐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浪漫野心家

  “万物皆有裂痕 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”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18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18

  第二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项目创投将于2021年6月12日至15日举行,由武汉传媒学院新闻传播学院第2014届毕业生刘城宽担任制片的影片《再见萤火虫》入围上海第24届国际电影节“制作中项目”单元。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中国第一个获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认可的国际A类电影节,也是全球15个国际A类电影节之一。

  人物简介刘城宽,青年导演、制片人,武汉传媒学院2014届新闻传播学院毕业生,后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攻读导演专业,毕业作品《围场》入围2019日本类型电影大赏、吉隆坡高空国际电影节。曾担任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第一副导演,央一电视剧《天涯热土》制片主任。2019年发起“轻装上阵”青年电影计划,致力于打造一个青年电影文化厂牌。作为制片人,拍摄电影《再见萤火虫》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、华语青年电影周、Hishorts厦门短片周等电影节。曾担任过《剩者为王》《毕业歌》《过年好》等多部电影、电视剧后期制片,及《黄金时代》《哆啦A梦:伴我同行》《垫底辣妹》等多部电影营销物料总监。担任电影《龙的孩子很可爱》(万国鹏、袁澧林主演)、《母腹之外》(NEW ERA青年电影季评委会特别提及奖)等影片联合制片人。担任电视剧《小巷大总理》宣传营销总监。并且在多年间拍摄《海尔天猫欢聚日》《快手代码侠MV》《瑞幸咖啡职场忍者系列》等数十支广告片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27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27

  电影《再见萤火虫》剧照

  初见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32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32

  “本人比照片好看。”这是我们在见到刘城宽时的第一印象。

  照片上的他看起来浑身散发着艺术家生人勿近的神秘气质,大家正担心着见面时会不会冷场尴尬,刘城宽初见面时爽朗的笑声和亲切的问候打消了我们的这份顾虑,与他一同来到学校的,还有他当年在武汉传媒学院上学时的班长,从初入学时坐在彼此的旁边到如今各自有各自的事业与生活,他们一直都是好朋友。

  刘城宽提到,此次有机会来武汉,是为了参加初恋的婚礼。如此戏剧性的开场和理由倒也促成了我们这次采访与交谈的机会。

  自由的新生

  “徽章的图案是一只荆棘鸟,他的来源是澳大利亚作家的一本书,有一种鸟出生在荆棘之中,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碰到无数的刺,每一次的触碰他都会发出尖锐的哀嚎之声,直到他成年可以飞出荆棘地,获得自由的新生”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40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40

  这是刘城宽离开学校前为同学做的毕业纪念徽章,他谈到,那也是大学唯一一次所有同学为了同一件事情去探讨、争论。

  在我们想了解更多他的大学生活时,他用手在空中画了一幅大大的折线图,如果说之前的生活在最高峰,那么大学时期则是人生的最低谷,就像是一只荆棘鸟触碰到他生平中所遇见的最大的一颗刺,他倒在地上看着自己的伤口,痛苦呜咽。

  刘城宽就读的高中是武汉四中,也是袁隆平院士的母校,初中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和竞赛奖项被保送进武汉四中,并获得了袁隆平院士颁发的奖学金。高中时期的他是位“愤青“,喜欢写东西,自己办的杂志大半个学校的同学都会订阅,但学校担心这样会影响到同学们的学习,刘城宽把杂志停办了,后来又因为其他原因从高中退学。从山巅掉落的滋味并不好受,就这样,刘城宽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,踩着大学报道截止的最终时间,开始浑浑噩噩的大学旅程。

  三年时间过去,初恋女友却与自己提出分手,“我再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!”压抑的声音从那时他的口中喊出,也从那天我们采访他的教室里传出,但当初的他和现在的他已不再是同样的心境了。他用简短的几句话来形容他的大学生活:”盲者长夜奔跑,得救之道千履继踵,第一千零一次亮出刀锋,直到将晨昏线划成峡谷。“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48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48

  人总是在痛苦中成长,等到伤口愈合再回首来时的路,发觉已经走了很远了。毕业一年后的刘城宽也再次回到当时的他口中“再不回来的地方”,冲破荆棘地的鸟再次回到这片荆棘地,生活以痛吻我而留下的吻痕,铸就了更加鲜活明朗的自己。

  偶然间邂逅热爱 恍惚中定格等待

  问起为什么会选择现在这条道路,他提到,是高中的一位同学给他的杂志写了一篇关于电影的文章,这让他第一次认识到电影研究是什么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58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0958

  在大学毕业后去了北京,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,在问起考取北影的这个过程中,他用“莫名其妙”和“运气”两个字来概括,但这看似简单的两个词语,也一定包含着无数辛酸与汗水。

  他说,在北电学习的那三年半是非常辛苦的一段时间,不仅要完善自己的学业,还要为自己的生活奔波。想起还在武汉传媒学院上学期间,自己拍的片子被学校老师看中,问起以后的打算,当初吹牛说想拍电影的话,却在现在一步步的机缘巧合下实现了。

  那些好的、不好的经历,都被刘城宽以轻松欢快的口吻讲出来,让人不绝于惊叹时间治愈能力的强大,还有一个人能够包容一切的决心与承受力,狮子从不因犬吠而回头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14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14

  如今,刘城宽有一家自己的公司叫未停影业,“未停”这个名字的来源有一段小小的故事。

  与他一起开公司的另一个合伙人叫“洞”,是刘城宽特意为他取的呢称,因为他的长相与林家栋很相似,“洞”谐音为“动”,合伙人是“动”,刘城宽则是“不动”,介于动与不动之间,便是等待,也叫做“Waiting”——未停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25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25

  就像如今的刘城宽,在追逐自己的事业与理想中,从未停下脚步。

  《再见萤火虫》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31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31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36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36

  刘城宽说到,一开始并没有想到《再见萤火虫》能入围今年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,在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他感到特别惊讶和开心。

  而这部电影也是他拍的最累的一部电影,这是他第一次以制片人的身份参与一部长剧情片的拍摄,需要自己去解决剧组的所有的资金问题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41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41

  这部电影的拍摄地在西双版纳,而导演也正好在西双版纳拍过一部纪录片,并写出了这个剧本,他对整部电影的美学风格把控会更加容易,这也是后来刘城宽选择这个剧本的原因之一。

  同时,他也表示,这部电影立题上表现的一种“身份认同”是最吸引他的一个地方,电影中的那位小孩是老挝的身份,他到了西双版纳之后如何去确定自己的身份,如何适应生活习惯的变化,他的父亲去到老挝却失踪再无法联系,他怎样去接受这个事实,以及他如何与自己童年的告别,所有的这些元素混合到一起,深深地打动了他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46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46

  神秘的地域、美丽的风景、纯粹的故事,萤火虫的微光从西双版纳照进上海,相信也会照进更多的地方,照进更多人的心里。

  一定要多出去走一走、看一看

  面对如何提升自己的艺术审美这个问题,刘城宽和与他同行的老朋友一起说到,一定要花时间去多走,多听,多看,多感受。

  音乐是很重要很纯粹的东西,一些东西之所以经典,一定有他存在的理由,过度追寻流行和通俗,是一件没有价值的事情。他有许多爱好,机车、阅读、音乐、旅行......在他读书时,经常拉起自己的朋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51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51

  在大一的暑假他与和他的班长一人带着2000元,想要沿着黄河走一遭。

  他们坐火车从汉口到了郑州,从郑州出发,准备沿着黄河一路走到敦煌,这15天里,他们有一次晚上九点背着厚重的登山包去爬华山到凌晨4点,“当时他脱水,脸都绿了,差点死掉”刘城宽指着一旁的好友回忆到,他们经历了许多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时刻,而这些经历都是人生无法再复刻的、绝对珍贵的美好回忆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58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058

  在采访的最后,我们问起刘城宽作为学长有什么想对学弟学妹们说的,刘城宽突然正襟危坐起来,他说,他得好好想想。

  思考良久,他真挚地说到:“人生是一定有低谷的,不能因为自己跌落低谷便浑浑噩噩一辈子,你得相信人生是有无限可能的,要尽可能的去多看,多做,多出去走一走。”

  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,尽管人生处处都充满着裂缝,但裂缝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

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微信图片_20210615161103.jpg微信图片_20210615161103

  采访结束,刘城宽说要与他当年的班长故地重游一下,我们将他们送至三号楼的楼梯口,阳光很好,顺着楼梯层层叠叠铺展下去。而关于刘城宽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,岁月留下丘陵两座,前往新的河流。

(新闻传播学院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