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欣来归案

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>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> 辛欣来归案
作者: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|来源: http://www.bw33.net|栏目: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

文章关键词: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,辛欣

  其实辛欣来不将刀扔掉,安平也要夺刀,将他绑走。在他看来,一个灵魂彻底腐烂的人,不配自杀。在他眼里,真正的自杀是清洁的,自尊的。他要让辛欣来活一段时间,让他经历灵与肉的审判,让他知道他以为的光明,是人世真正的黑暗,会将他送上不归路。

  辛欣来是否活着,活在哪里,只有辛开溜知道,可他不会跟任何人说。安雪儿怀孕后,他庇护辛欣来的意志更加坚定,至少他要保证孩子出世前,辛欣来是安全的。这样,就算他落网后被执行死刑,还能看一眼他的孩子。

  安平去花老爷洞,是为了缉拿辛欣来。喜温猎场丢了一杆猎枪后,他就怀疑是辛欣来干的,但他始终想不通他会藏在哪里。

  白马驮着安平,顺利到达花老爷洞。安平下了马,也没拴它,从背囊中取出杀猪刀、手电筒和绳索,将刀子插在腰间,将绳索装进裤兜,左手持手电筒,右手提捕蛇器,走向洞口。

  安平拨开覆盖在洞口的树枝和野草,弯腰站在洞口,打着手电,照了照石壁,又照了照洞底,未见传说中的蛇,这才放心大胆地进去了。洞口宽阔,但越往深里走越狭窄,只能容身而过。但是通过四五米的狭长地带后,又是一番天地了。

  辛欣来穿一身迷彩服,佝偻着腰坐在灯下的地铺上。他的脚畔放着一把斧头和一根木棍,手持猎枪,长发及肩,瘦得脱相了,脸颊凹陷,颧骨凸起。他张着空洞的嘴,面目扭曲地望着安平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、敢、靠、近,老、子、他、妈、的,拿、枪、崩、了、你!”

  安平冷笑一声,说:“蠢货!你偷来的猎枪和子弹,不是一个妈养的,你要是能让它们说一家话,我宁可吃你的枪子儿!”

  辛欣来颓然放下猎枪,迅速抓起脚下的斧头,显然他已试过,猎枪和子弹是不匹配的。

  安平扔下捕蛇器,将手电筒揣进裤兜,从腰间抽出七寸杀猪刀,朝辛欣来靠近,说:“孬种,站起来吧!”辛欣来挥舞着斧头,眼睛盯着杀猪刀,“呸”了一声,说:“这刀子是我家的,妈的,穿警服的也偷东西啊!”安平冷笑道:“你是头猪,就得用这样的刀子对付你!实话告诉你吧,你爹允许我拿的。不过我今天不想当屠夫,不想因杀了你而脏了自己的手。给你两条路,你是伸出手来,乖乖让我捆了你到公安局呢,还是你自己用这刀抹脖子?反正抓回你去,你也是个死。”

  辛欣来扔下斧头,示意安平将杀猪刀给他。安平蹲下来,将刀子轻轻顺过去。辛欣来拿到刀后,用手试了试锋刃,嘟囔着:

  “还他妈这么快啊!”然后将刀插在腰间,对安平说,按照死刑犯被执行枪决前的老规矩,他得好吃好喝一顿,不然去了阎王爷那儿,是个饿死鬼,也让鬼们瞧不起。

  安平卸下背囊,取出酒壶,扔到辛欣来怀里。他迫不及待地旋开壶盖,连喝几口。放下酒壶,凄凉地说自己快死了,想跟他说说心里话。

  辛欣来抽了一下鼻子,然后诉说他的委屈。他说杀害养母,是个意外,如果养母不骂他是孬种的话,他不会将斩马刀挥向她。他说那刀多年不用,他以为早哑巴了,切豆腐都难,谁知那么锋利!他开始咒骂养父辛七杂,嫌他当年将斩马刀磨得太快了;接着咒骂王铁匠,不该打制这样一把刀;再跟着怪罪绣娘,说刀柄是她镌刻的,一点也不滑手,不然他握不牢刀,使不上力气,也杀不了人。说到强奸安雪儿,他低下头。

  辛欣来撇下酒壶,怪笑两声,从腰间抽出杀猪刀,在脖颈晃了晃。安平以为他真要对自己下手了,急切地问他:“要是你做了父亲,你会想着活下去吗?”

  辛欣来晃着刀子,撇着嘴说:“托生在我家的孩子,哪他妈会有好命,我才不要那个累赘呢!再说我也不会有孩子。”看来他除了从广播里听到的一些消息,对龙盏镇发生的其他事,一无所知,辛开溜什么消息也没传递给他。

  其实辛欣来不将刀扔掉,安平也要夺刀,将他绑走。在他看来,一个灵魂彻底腐烂的人,不配自杀。在他眼里,真正的自杀是清洁的,自尊的。他要让辛欣来活一段时间,让他经历灵与肉的审判,让他知道他以为的光明,是人世真正的黑暗,会将他送上不归路。

  安平用绳索捆上辛欣来的手,拽着他走出花老爷洞。(本书授权连载部分到此结束)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